【青衣小说】望舒阁

2019-09-14 07:03:21 来源: 乌鲁木齐信息港

公元1 68年明朝建国百余年间,退居漠北的金元残余势力伺机南下,成为明代的严重边患。明朝统治者不得不在东起鸭绿江,西抵嘉峪关,绵亘万里的北部边防线上相继设立了辽东、宣府、蓟州、大同、太原、延绥、宁夏、固原、甘肃九个边防重镇,史称“九边重镇”。是明朝同蒙古残余势力防御作战的重要战线,为此边关才算逐步稳定了下来。但时至明末,边关战事又起,而大明朝官员贪污腐败,皇帝昏庸无能,奸臣当道,此时的大明处处民不聊生。
而就在此时,江湖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叫“望舒阁”的杀手组织,专门暗杀大明贪官,还有各地的奸商富豪,其金银财宝都被洗劫一空,而且只见其劫富,从不见其济贫,弄得大明朝官员还有各地富豪人人自危,贪官怕的是自己也被其暗杀,其余官员担心的是,望舒阁这是在囤积大笔金银,以招兵买马,揭竿而起,所以朝中上下,呈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认为必须除掉望舒阁这个组织。而此事就毫无疑问的落在了刑部六扇门的身上,所以六扇门的捕快一时之间出现在了全国各地。
朝阳初照,微风徐徐,澜沧江水面波光潋滟。远处雾气浩森,青山巍巍,一幅轮廓显于朝阳的雾气中,近处人头攒动,到处喧哗,今日的漫湾镇非常热闹,天才亮一会儿,码头旁边的茶棚早已坐满了人,因为今日在这里会有顺江而上的商船停靠,届时,人们可以在这里做些杂七杂八的生意,而冷云就隐匿在这些商贩当中,一顶草帽遮住了将近半张脸,一件宽松的长袍,女扮男装,任谁也看不出她就是震慑大明朝的望舒阁杀手。
胸前的褡裢里,揣着她这次劫来的十五万两银票,这可是牺牲了好多望舒阁的兄弟姐妹才得来的,想到这她就血气上涌,心中暗暗道,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这些银票交到阁主的手中,再想到一会商船一来,自己就可以顺江而上,摆脱朝廷的追捕,她心里又是一阵兴奋,但是,在她回头的时候她的心又冷了下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一个人,一顶漫着黑纱的斗笠遮住了整个头部,身上一件黑色披风把他遮了个严严实实,从披风中露出了一截刀把,浑身透着一股冷气,此时冷云感觉一阵阵危险从此人身上传来,究竟是为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冷汗从冷云的脸颊流了下来,多年杀人与被追杀的经验告诉他此人非常的危险。而他就是一路被六扇门捕快追杀至此的,所以他不由得摸了摸怀中的追魂钉,“追魂钉”这是一种暗器,这种暗器轻于毛羽,快如流星,在泡一泡麻沸散,便能制敌于无形,而对于此暗器的使用也是特别的讲究,特别是对于指法和钉的质地。不过此时那个黑衣人似乎并没有在意他,只是静坐在哪里,自顾的喝着茶和吃着桌上的点心,时不时的也打量一下澜沧江的下游,似乎也是等商船的,看到这,冷云的心又放松了下来,就在此时,码头突然热闹起来,原来是商船来到了,而冷云也被商船的到来而扰了刚才的警戒,一个转身便要随众人而去。
就在此时,一阵危险感从身后袭来,冷云本能的就地一滚,回身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黑衣人的长刀已经落在了刚才自己所站的位置,众商贩一见打架便远远的躲开了去,都怕误伤了自己,而此时冷云稍稍观察了一下,便一个飞身,一脚点在前面的桌上,就往旁边的窗口飞去,看来她是想破窗而出,但是黑衣人的长刀再一次劈出,直取冷云的后心,冷云只好收住去势,手中的追魂钉反手射出。
“当当”两声,黑衣人用长刀挡住了追魂钉,刀钉磕出一串火花,两人也同时停住了身形,冷云双眼死死的注视着黑衣人,开口问道“不知在下哪里得罪了阁下,致使阁下一来就下死手”黑衣人掏出一块令牌,道“在下六扇门追风,冷副阁主你说我为什么要杀你”冷云心中一震,暗道“神捕追风,怪不得功夫如此了得”,嘴上却道“我不知道什么冷阁主,神捕大人是不是搞错了”而就在这时,冷云突然听到身后一声箭响,本能的窗口撞去,但是还是迟了一步,只见一根箭头从左肩穿出,随着,一阵刺痛袭来,冷云一个踉跄,原来后面还有人,看来自己大意了,也就在长箭穿肩的时候,神捕追风动了,一招少林龙爪手朝冷云脖颈而来,看来他是想活捉,此时的冷云想逃,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刚才被长箭射中之时有了一瞬的停滞,现在已经错失了时机,只能看着自己被擒了,就在神捕追风的手隔冷云两公分左右,一根牙签“嗖”的一声,钉在了追风的手上,接着就看到一个人影闪过,抓着冷云的手一个纵身,破窗而出,追风和刚才偷袭的那个同伴连忙追了出去,但是已经迟了,原来冷云他们抢了追风等人的马,朝云州城绝尘而去了…
“姑娘”没想到你是望舒阁的副阁主啊?你可不可以介绍我加入啊?
刚逃出来,冷云就这样被这个救她的人烦得不得了,才刚出来一会,他就已经问了不少问题了,奈何自己身上有伤,不好发作,冷云实在是想不通,为何一个男的怎么比一个婆娘家还烦……
冷云实在是抵不住他的各种问题了,开口道“再次谢谢阁下救命之恩,还未请教公子姓名?”
“不用谢,不用谢,介绍我加入望舒阁就行了,嘿嘿,在下‘雨中行’”
冷云心中一怔“江湖独行大盗‘寂寞雨中行’”话说这个雨中行,在江湖上也是大有名气的,此人劫富济贫,颇受人们欢迎,官府也是多次下了追捕令,但是至今未能捕获。不想今日出现在此,还对自己坦诚相待,一时之间冷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不过这时雨中行又开口了,“想不到我一人闯荡江湖多年,今天终于让我找到组织了”但是没有声音回答他,此时的冷云感觉身体越来越麻木了,心中暗道“卑鄙,竟然在箭上涂药”接着就一个踉跄,跌下马来,还好雨中行这时刚好转过头来,正好看到她跌下马来,他一个侧仰伸手接住了冷云,检查了一下后,雨中行明白了是箭上有毒,所以他抱住冷云后,双脚往马肚上一靠,便加速向云州城而去。
在云州城的一间房屋里,雨中行扒开冷云肩上的衣服,露出了冷云那白皙的皮肤,这时雨中行又停住了,口中自言道“自己这算不算轻薄她啊,俗话说非礼勿视,不过如果不看,我又怎么帮她清理伤口呢,万一她死了怎么办啊,嗯,不行,还得看”说完又转身看着冷云,此时,冷云的伤口并没有出现毒药烧黑的现象,只是稍稍有点红肿,雨中行把鼻子凑近,闻了闻,有股淡淡的香味,但是在他的记忆中没有那种毒药是这种味道的,口中又道“看来是一种很厉害的毒药,得马上把毒吸出来”说完就把嘴对上去吸了起来,可能对方是个女的,雨中行心中很激动,吸得也很卖力,致使有一部分液体被他吃了下去都不知道,吸得差不多的时候,雨中行拿出自己的金疮药涂在了伤口上,随后又把冷云的衣裳拉了起来,就在这时,雨中行感觉一阵头晕,这时他才想到刚才的毒药是什么了,所以他骂了一声“妈的,原来是麻药”之后就倒了下去,趴在了冷云的身上,可耻的是,他一双魔爪此时放在了冷云的胸上。按理来说,这么点麻药应该麻不倒雨中行的,但是这种麻药却是江湖上少有的降龙散,而雨中行刚刚又因为给美女吸毒,所以心跳加速随之血液循环也加速,从而导致了麻药的扩散……
“啊”的一声尖叫,在这个僻静的小巷,远远的传了出来,原来是冷云苏醒了,就是这声尖叫,让中了麻药的雨中行也醒了,看来中了麻药不一定要用冷水泼,用女人的尖叫也是一样的。雨中行刚刚把头抬起来,“啪”的一声,只觉脸上火辣辣的,现在傻子也知道“自己被打了”雨中行也一样。
“你对我做了什么?”感觉冷云很生气的问道,此时的雨中行,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动用了他那能把母猪说上树的三寸不烂之舌,才把事情解释了清楚,随后冷云也知道是自己莽撞了,看了看自己的东西还在,心中的怒火也压了下去,便很假的和雨中行说了声“对不起”,于是说想洗个澡,让雨中行给她准备点热水,就在刚才雨中行的解释中,冷云知道了这是他的一处别院,而自己一路的奔波还有身上的血迹,也应该洗一下了,所以也就没和雨中行客气,雨中行听道这句话,如蒙大赦,逃也似的出了房间,到了门外,才发现,现在已是夕阳西下了,不想自己两人竟然睡了一天了。
在这个别院里,雨中行请了个仆人帮忙打理,也算是自己的管家了,所以不一会儿,热水就准备好了,接着他把热水送到了冷云的房间,然后又去吩咐管家准备饭菜,一天没进食,他现在已经感觉饿了。过了将近一个时辰以后,雨中形端着食物站在了冷云房间的门口,随后敲了敲,里面传出一声“请进”,雨中行就推门而入,但是一只脚刚踏进房间,他就不动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漂亮的女人,看到这个女人,雨中行的脑中,立刻浮现出来的是风,春天絮絮不尽的东风,很清、很柔、很静,然而再一看,又像雪,冬天里的绵绵不尽的大雪,好像要把世间万物融化在雪里一样,一个女人身上能有这种气质出现,无疑是让男人心动的,所以此刻雨中行也不例外,不过他没来得及多想,冷云开口说话了“进来啊,在门口傻站着干嘛”说完自己的两腮却是微微透红,或许每个女人遇到这种情况都是要害羞的,又或许女人的两腮是必须红的,因为这样看起来更加的美丽动人,果不其然,雨中行又一次看呆了,不过有了前一次,这次他稍稍的晃了一神马上就回过了神了,马上把食物端到桌上,随后又恢复了他那是皮笑脸的神态道“刚刚我一只脚踏进房间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到了广寒宫呢”“嗯?”冷云疑惑的答了一声,“这不看到嫦娥了嘛”说完,自顾“嘿嘿”的傻笑,冷云此刻也被他逗笑了,道“我还以为你这个人只会婆婆妈妈的,没想到还会哄女孩子开心啊”说完也抿嘴“嗤嗤”的笑起来,就这样,两人也不怎么拘束了,开始吃起食物来。之后在雨中行的一大通理由的挽留下,冷云决定在这住上几天,正好养一养伤,再说了,现在外面正在追捕自己,刚好躲两天。
阳春三月,西南草长,一双燕子正从不远处的桃树中飞起,顺便还带起了几片桃花,呢喃私语,似乎在诉说着春暖将逝,夜短情长,一阵带着桃花的晚风拂过窗口,自顾的吹了进来,此刻在窗内传出了一个声音“好!痛快!让我与你痛饮三千碗”,寻窗望去,只见里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雨中行和冷云,是什么事让他两如此高兴呢,原来今日冷云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所以两人就准备了些食物在房中痛饮起来,只见雨中行直接抓起一坛,高举过头,清澈的澜沧江白酒如银河狂泻,奔流至他的嘴里、肩上、胸前。冷云也是大口大口的喝着。
有什么能比酒更能洗净这尘世的肮脏污垢!
酒逢知己,纵使千杯又如何能醉,酒不醉人,人又岂能醉酒,也不知道是酒醉还是人醉,总之雨中行没这么醉过,醉得连冷云是如何扶他回房都不知道,只是依稀记得冷云身上那夹在酒香当中的淡淡体香。
在一个官道渐窄,崎岖的山路上,有一个人正艰难的行走着,这人便是冷云,此刻他嘴上挂着微笑,想起那傻小子,她又有些内疚,因为昨晚和雨中行喝酒的时候,其实她的酒都被他移花接木般灌进了袖口的一个大皮囊里、雨中行白白被骗了个大醉,不过冷云又想到,这也不能怪自己,谁叫他缠着自己,毕竟自己不能和他一样,大口吃酒大口吃肉的潇洒自如,自己身上还有一个任务,非常重要的任务,去夺得那份至关重要的名单,所以她现在从云州城出发,往桥街而去,在转涌宝,到后箐码头赶明日的商船,然后顺江而上。就在她艰难的向上走着的时候,前面的路上出现了一个老者,挑着一担柴,正艰难的向上走,老人似乎太老了,弯着腰,感觉颇为吃力,冷云有点不忍,便快步上去,想顺手搀扶一把。
可就在这时,老人的身子急剧挺直了,身上的担子也随之滑落,从袖口中抽出一把短剑,剑如灵蛇般脱跳而出,猛刺冷云得腿跨,,这一剑的力道、角度、剑势、速度都拿捏的非常精确,这看似风烛残年的老者居然是个杀人高手。冷云此时下盘空门大露,两人更是近在咫尺,要躲过这一剑实在是难。可她偏偏就躲过了,就在剑刚刚出袖口的那一刹那,她忽然中指疾弹,一枚石子如离弦之箭,“叮”的一声打在短剑上,硬是把剑打得偏移了两寸,冰冷的剑锋贴着她的裙衩滑过,她便顺势一计“撩阴腿”,结结实实的踢在了老者的腿跨上,只把他踢下山坡小路。冷云此时并没有追出去,而是拿出自己的长剑,盯着那老者冷笑道“想骗你家姑奶奶,你还嫩着呢!”其实在老者出现时破绽就出了,因为这座山上并没有人家,何故老人要从山下担柴上去呢?担柴应该是下山去才对嘛。
就在这时,冷云忽觉背后有弦响的声音,突然他想起了漫湾码头的那一战,而这时前面有老者,后面又有箭,左侧是山崖,所以她只能避往右侧,所以她一个飞身便往右侧纵去,但就在这时,空中凭空的出现了一张大网,而此时回身已经来不急了,所以她很无奈的被网住了。
原来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为此做铺垫,真正的目的就是要她逃往右侧,就在老者他们围过来的时候,奇迹又出现了,一个身影闪过,刷刷几剑,并把冷云放了下来,然后发出几把柳叶飞刀,硬是把几人逼退了回去,也就是这时,他拉起冷云蹿往右侧的树林,这时冷云才看清,这人赫然就是雨中行,逃出一段距离,确定安全以后他们才停了下来,这时雨中行一脸坏笑的看着冷云道“你就是这样和救命恩人喝酒的”。

共 1221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不禁要赞叹这是一篇非常精彩的武侠小说。开篇就设计了悬念,先介绍了一个明朝年间的的杀手组织---望舒阁,此组织专门杀贪官污吏,然后劫去大批财宝。照着一般人的思路,那肯定是劫富济贫的江湖好汉了,然而作者却清楚交代此组织并没有济贫的举动。难道是囤积财宝准备造反?这就是作者巧妙设计的悬念,一下子就勾起了读者的好奇心,牵扯着读者的视线,往下随着作者的笔触去探究背后的真相,表现手法非常娴熟。中段细节描述到位,打斗场面逼真,人物呼之欲出,一步步逐渐地把故事推向高潮,真相大白,原来组织望舒阁是边关大帅为维持将士的生活,保持士气,为早日打退塞外虎视眈眈的敌人不得已采取的措施,也是很无奈之举。原因是朝廷腐败,弄得粮饷短缺所致。一气读完,让人畅快淋漓地过了一把武侠小说瘾。小说架构完整,情节扣人心弦,表现的主题深刻,大气!欣赏至极,倾情推荐。【编辑:纳兰明慧】【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4084 】
1 楼 文友: 201 -04-08 18:10:25 欣赏好的小说,喜欢,学习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4-08 18: 4: 5 谢谢老师雅赏,祝好
2 楼 文友: 201 -04-08 18:12:48 欣赏弟弟的好小说,祝福问安。 两人一马,明月天涯!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4-08 18: 4:55 谢谢老师临赏,问好
 楼 文友: 201 -04-08 18:25:12 学习,问好! 静静地合衣睡去,不理朝夕!
回复  楼 文友: 201 -04-08 18: 5:2 谢谢老师支持,遥祝,问好
4 楼 文友: 201 -04-08 18:42: 6 欣赏问好,再接再厉,期待佳作不断。 慧眼观世态,拙笔写炎凉。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4-08 19:10:04 谢谢老师鼓励,祝好宝宝小便黄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儿童健脾胃的常用药
什么牌的拉拉裤吸收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