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雏 第五百零三章,我知道

2020-02-15 18:31:44 来源: 乌鲁木齐信息港

战雏 第五百零三章,我知道

陈应从地上爬起来,此时他已经失去了一条手臂了,自然显得有些苍老了。不过苍老却是并没有在他的眼睛里面刻下痕迹,反而,陈应的眼神显得那么精明!

“哈哈哈!”虽然疼得额头上都是汗珠,不过陈应却也是笑着说道,“朱啸,这一次你们朱族完了!徐天这个老家伙,本来还希望他能够为我们出一点力,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快就被你镇住了!哼,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狗肉上不了宴席。”

现在朱啸只发现自己竟然心里杀意纵横,冷冷一哼,朱啸淡淡地说道:“哼,陈应,你是准备自己说还是我让你说呢?”

陈应还是没有告诉朱啸,只是自顾自地说道:“朱啸,其实你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朱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因为你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可以将烈火那等人物斩杀!”

“陈应,我发现我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想杀掉一个人!”身形一动,朱啸的拳头一下子轰在陈应的胸口上。陈应一下子吐出来了一大口鲜血,肋骨也是被朱啸震断了不少。

朱啸站在陈应的旁边,此时朱啸的身上已经缠满了死气。陈应勾起了朱啸的杀气,被冰冷地杀意一刺激,直接就勾起了朱啸身体之中的死气。已经很久没有被死气控制了,现在的朱啸倒是不至于被死气控制,不过身上的杀气却是朱啸无论如何都是掩藏不住的。

死气缠绕在朱啸的身上,朱啸整个人变得冷冰冰的,与此同时,就算是其他人也都可以从朱啸的身上看到一阵氤氲着的血红色。碧海千跟著然见都是没有见到过现在的朱啸,不过朱啸身上的死气却是让他们都是不寒而栗。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朱啸先生身上的那股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著船长,你在阿罗海上面闯出了莫大的威名,见多识广!”碧海千看了看著然见,说道。

著然见只能摇摇头,惊讶地说道:“那是一种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力量!哪怕是我是武皇强者,不过在这种力量面前,我的金属性元气也是畏畏缩缩,根本就不能向往日那般锋芒毕露了。”

碧海千又是探查了一番,他也是不知道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元气,他只得摇摇头,随即微笑着说道:“看样子我们还是低估了朱啸先生了!果然,只要有着朱啸先生的地方,总是会有惊喜的。著船长,我发现这个亚泰城虽然没有我们阿罗海那般广阔,不过却也十分有意思。要是可以在这个地方居住的话,说不得也是一种享受。”

著然见岂会不知道碧海千的意思,他笑着摇摇头,道:“那是自然的,只不过真的要是离开阿罗海的话

,追求宽广的人,岂会只追求一方,必然是志在四方的。将全部人聚集到一起,这样的做法很愚蠢,并不是朱啸会做的。

“哈哈哈!”

就在著然见跟碧海交谈的时候,朱啸身上的死气已经逐渐回到了身体之中。如此一来,朱啸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就减少了不少,可就算是这样,别人也还是可以感知到朱啸身上那股冰冷嗜血的杀气。

著然见走到陈应旁边,手掌轻轻一挥,一道金色的元气飞进了陈应的身体之中。就在金色的元气进入陈应身体的一瞬间,陈应就开始惨叫起来了。著然见笑了笑,道:“朱啸族长,我往陈应身体之中打进了金属性的元气。金属性的元气进攻十分强劲,打进别人身体之中的话,可以从经脉内壁开始侵蚀这个人。持续的痛苦的话,这个远比你废掉他的手臂。”

朱啸将脚从陈应的胸口拿开,冷冰冰地说道:“陈应,你的机会并不多了!要是你再不说的话,我就将你浑身的经脉全部废掉。”

陈应的额头黄豆大小的汗珠一滴滴地往下掉,不过就算是这样,他却也只是咬牙说道:“啊……哈哈哈,朱啸,你当我陈应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吗?我要是告诉你的话,我陈应立时就会死掉,要是我不告诉你的话,我陈应还可以多活一会儿!”

“是吗?”朱啸不过就是嘴角动了动,说出了两个字而已。紧接着,朱啸手轻轻抬起来,窈冥离火开始出现在了朱啸的手臂之上。窈冥离火闪动着幽幽地光芒,看上去是那样的漂亮,不过对于现在的陈应来说,这种漂亮美丽却是致命的。

金属性的元气进入陈应的身体之中摧残陈应,陈应咬咬牙也是可以坚持下来的,可是此时朱啸想要将窈冥离火再打进陈应的身体之中,陈应却是有些慌张了。

“朱啸,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陈应一边哀嚎着,身体也是一边不停地朝着后面挪过去,看得出来,他对朱啸手中的火焰有着莫名的恐惧。

“陈应,说出来,我可以不折磨你!”

陈应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好一会儿,他才说道:“不行,朱啸,我不能就这样死了,我希望说出来之后,我可以保住性命。朱啸,我们陈家有着很多的年轻女子,我都可以全部献给朱族。不过,我唯一的条件就是保住我的性命。”

朱啸并不为所动,灵魂之力一动,手上的窈冥离火一下变得好高。朱啸也是懒得跟陈应浪费时间了,屈指一弹,窈冥离火直接落到了陈应的身上。

“啊……啊啊!”

霎时间,惨叫声响彻了亚泰城。凄厉的惨叫声让周围的鸟都惊飞了不少,扑腾翅膀的声音不时传了过来。

“朱啸,我说!”陈应受不了了,只能惨叫道,“朱啸,我说,我什么都说!”

朱啸将窈冥离火收回来,淡淡地说道:“陈应,要是你再敢耍花招的话,我朱啸就不需要你告诉我了。已经失去价值的人,我想你应该知道他的下场吧!”

“知道,知道!”就算是陈应再能忍,他也是忍受不住身体之中有着金属性的元气攻击,而身体表面却是有着火焰灼烧的痛楚。此时的陈应身体只是在不停地后退着,眼睛显得十分空洞,这都是由于恐惧所导致的。

“陈应,这一次准备进攻亚泰城的人究竟是谁?你是亚泰城的内奸,我想定然是你通风报信,那个人才会对朱族的事情了若指掌吧?”

陈应木讷地点点头,说道:“是的!一直都是我陈应在告诉他们朱族的境况,就连他们决定进攻亚泰城,也是我陈应告诉他们的。”

朱啸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陈应,不过朱啸不能那样做。说话的时候陈应一点都没有异样的表情,看样子他说的都是真的。朱啸冷冷一哼,淡淡地说道:“那么,告诉我,那个人究竟是谁?”

陈应摇摇头,说道:“朱啸,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每一次他想要知道什么事情的时候,都是派遣一个蒙面人来跟我谈的。他每一次都会换一个人,因此我都根本就不知道对方是谁。”

“陈应,到了现在还这般谎话连篇,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不……不……不……”朱啸还没有任何的动作,陈应的手已经开始不停地挥动起来了,嘴巴里面一直都在说着“不”。只有恐惧到了极点才会变成这个模样的,现在的陈应可是跟之前的那个陈应天壤之别。

著然见也是发现了这件事情,他好奇的看了看朱啸,轻声说道:“朱啸族长,我发现事情不对劲啊!之前这个老家伙十分嘴硬,按理说不至于会变成这个模样吧!金属性的元气虽然可以给一个人带来痛楚,可是远远不至于会这样子才对啊。”

朱啸缓缓点点头,确实,现在的陈应一点都不像之前那个陈应,前前后后的差别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之前的陈应就算是手臂断了都是没有半点求饶,反而是在大笑。断手之痛也是足以让人发狂的,可是陈应都能忍受,这样一来,陈应就不至于会变成这个模样了。

“著船长,是不是因为金属性的元气毁掉了他的神智?”朱啸也是发觉了陈应的不对劲,可是一时间朱啸也是不知道他为何会这般模样,只得从著然见这边找原因了。

“不可能的!我并没有催动金属性的元气,那这团元气就不会移动太远的距离。”著然见一边说着,一边探查了一番,随即告诉朱啸道,“现在那团元气也只是将他的经脉损坏了一点,不可能会损坏他的神智。”

“哈哈哈,朱啸,不要想了,我知道陈应为何会变成这番模样!”

就在这时候,朱啸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朱啸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