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雷中国策略中国元素中国基金经营管理资讯

2019-06-15 00:58:51 来源: 乌鲁木齐信息港

凯雷中国策略:中国元素中国基金经营管理资讯

凯雷在人民币基金募集上的幸运,与其策略转变关系甚大,这种转变印着凯雷明显的“中国元素”

“我们的下一个合作伙伴会是谁?”今年在完成与上海复星集团的合作签约之后,大卫·鲁宾斯坦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此后不久,鲁宾斯坦再次来到中国,为与“下一个合作伙伴”北京市政府合作的“北京凯雷人民币基金”的成立签约。

“创始人鲁宾斯坦现在几乎每几个月都要来中国一趟。”凯雷投资集团(Carlyle Group,以下简称“凯雷”)中国区董事周红旗告诉,中国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

8月初,在北京凯雷人民币基金募集完成后,凯雷集团推出中文站,成为同行中少有的提供中文站及中文年报的外资PE机构。凯雷耕耘中国的努力,可见一斑。

作为早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PE机构之一,凯雷深入中国市场逾十年。相比诸多一同踏入中国市场的外资PE机构,从初失意到目前的深入本土化,凯雷可谓佼佼者。

凯雷中国路径

凯雷创建于1987年,为全球的另类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据凯雷官方站资料显示,截至2010年3月31日,凯雷投资集团管理着67只基金905亿美元的资产。其投资类型包括私募股权、房地产和信贷另类资产,投资领域涉及消费及零售、能源及电力、金融服务、医药保健、工业、基础设施等各个行业。

凯雷2000年即进入中国市场,时任凯雷集团董事的甘剑平主持凯雷在大中华地区的投资,当时对亚商的投资、携程等的投资均成功退出,获益丰厚。

随后两年,凯雷均在内地有投资项目,中国市场已经被纳入凯雷的重点关注范围。

2003年,凯雷高层到访中国,同访者包括美国前总统、凯雷亚洲顾问委员会主席乔治·布什、凯雷集团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等,拜访了多位中央及地方官员、企业高层,拉开了凯雷进入中国市场的序幕。随后,凯雷相继成立了上海办事处、北京办事处。

当时,凯雷集团董事长郭士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凯雷集团在中国已有目标投资对象。他表示:“对于直接投资基金而言,的机会在于中小型的国有企业。凯雷集团不能购买那些巨型国有企业,中国政府也不允许对这些企业进行收购。也许更多的机会在于省属的国有企业。”

郭士纳的表态为凯雷在中国的投资奠定了基调,然而之后的投资经历,却也成为凯雷多年后不愿提及的伤疤。

2003年11月,凯雷集团与江苏徐工集团达成意愿,合作建设重型卡车及底盘生产线,由凯雷方面出资,凯雷入股徐工意图明确。双方的多轮沟通之后,2005年10月,徐工集团与凯雷集团正式签署协议,凯雷出资3.75亿美元收购徐工85%的股权,由此引起轩然大波,因被质疑“威胁国家安全”,终被迫退出。

之后凯雷接洽入股广东发展银行未果,入股重庆银行遭拒,入股太平洋保险虽成行,也同样未能摆脱公众质疑,终付出了额外的代价。

数次的失败经历迫使凯雷反思其在中国的投资策略,入股徐工失败则被认为是凯雷在中国发展战略的转折点,亦被业内人士称为外资PE机构在中国并购市场的“标志性事件”。

此后,凯雷在中国的投资明显趋于保守,凯雷方面亦表示其投资策略也在逐步调整,此前一直倚重的国企项目甚至成为凯雷投资的黑名单。

其谨慎的风格甚至扩散到整个凯雷亚洲基金的投资。据了解,凯雷亚洲房地产基金在中国的投资项目,大致在2009年基本都已经退出,以避免不可预见的风险。

凯雷的策略调整包括其在中国的投资方向、投资方式等,转变非常明显。

近两年,凯雷在中国的投资涵盖了多个行业,包括食品、医疗健康、农业、教育等,如广东雅士利集团、中国森林控股、泰和诚医疗、北京昊月教育集团、深圳歌力思服装等,侧重于更受中国政府欢迎的成长性企业的股权投资,而不再是行业性的并购,着意规避敏感性的行业,如金融、资源能源行业等。

在策略转变过程中,凯雷试图深入了解并融入中国市场,这种蓄意变革的努力已经在其人民币基金的募集上初见成效。

凯雷人民币基金

凯雷亚洲投资中国的基金主要有两只:凯雷亚洲基金与凯雷亚洲增长基金,均为美元基金。亚洲基金主要为并购基金,杨向东主导;亚洲增长基金主要投资成长性的未上市企业,祖文萃主导。

随着中国经济快速稳定发展,以及金融危机后的良好市场表现,筹集人民币基金已成为诸多外资PE机构意欲融入中国本土的重要方式。由于人民币基金直接募集中国本地资金,以人民币计价更便于投资本地企业、更易接触当地政府及投资人,多数基金对此兴趣颇深,凯雷也不例外。

2010年2月,凯雷和上海复星集团(下称复星)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合作设立一只人民币基金,凯雷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与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参加签约仪式,上海市统战部部长杨晓渡及主管金融的副市长屠光绍也都同时出席。

这只基金初期规模1亿美元,凯雷亚洲增长基金与复星各出资5000万美元,分别占股50%,主要投资方向为中小企业。

这是凯雷与复星的第二次合作。凯雷与复星在投资广东雅士利集团时双方得以深入了解,随后一拍即合,闪电合作设立基金。其与北京市政府合作设立的“北京凯雷人民币基金”则是凯雷旗下只人民币基金。

2010年1月,凯雷亚洲基金宣布与北京市政府达成合作,计划设立一只规模为5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7月底,凯雷即宣布完成首次交割,共募集资金24亿元,该基金投资人包括北京股权投资发展基金、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等,并表示“可即时进行投资”。

外资PE在国内完成人民币基金的募集并不容易,重要的原因即为缺乏大型的机构投资者。凯雷不仅获得了多家重要机构LP的青睐,而且半年之内即完成两只基金的两地募集。

这两只基金,尤其是北京凯雷人民币基金的募集完成,意味着凯雷将同时拥有美元与人民币两种大型基金。但与凯雷的策略不同,汇丰直投似乎对同时管理美元与人民币基金更为谨慎。

汇丰直投某高层人士对《财经国家周刊》表示,他们并没有考虑设立人民币基金,因为会与美元基金有冲突,而且在管理团队的人员分配协调上也可能会存在问题。

对于两个币种的基金,凯雷方面认为“两种基金不存在冲突”,但据接近凯雷的人士透露,在设立北京凯雷人民币基金之时,凯雷内部存有很大的分歧,在如何协调基金的投资及管理上有冲突,“内部争议激烈”。大规模的人民币基金与同样大规模的美元基金,未来能否实现协同管理投资,亦非定数。

即使是存有异议,在人民币基金募集上与凯雷相比,其同伴则没那么幸运。早在2009年下半年,百仕通(Blackstone Group)即宣布募集50亿元规模的人民币基金,至今未宣布完成;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在2010年上半年也表示将要募集一只人民币基金,据传正遭遇募集难题。

“这几年的外资合作,我的经验是外资方面只强调外资的特殊性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只有跟中国市场结合起来才算是真正成功。”天津市政府副秘书长陈宗胜说。

显然,凯雷在人民币基金募集上的幸运,与其策略转变关系甚大,这种转变也明显印着凯雷的“中国元素”。

作为快速圈定两地发展的机构,这种进行本土化的努力显然是成功的。凯雷与复星的闪电合作,与北京市政府合作后的快速募资,均效率极高。

有业内人士评价称,凯雷“非常聪明,熟稔中国的地区政治”。他认为,北京市是是中国政治中心,凯雷利用其与北京的深厚关系,与其直接合作完成大规模募资可谓板上钉钉;而上海市场化更强,行政力量的直接推动偏弱,与复星这样与上海市政府颇有渊源的民企合作“可以更灵活”。

纵观与上海合作设立的大型人民币基金,遭遇募资难的不在少数,百仕通的人民币基金即为典型之一,募集一年有余仍未完成,皆遭遇市场化募资不顺之困。

因其对中国市场的持续深入和本土化探索,凯雷至少在募资上已夺得先机。而在各种关系处理上,其对中国政治、经济甚至制度层面的前瞻性和敏锐的触觉带着点难以捉摸的神秘。

凯雷的“中国元素”

凯雷在美国因拥有深厚的政治资源,十分注重与政界保持良好的关系,曾有“总统俱乐部”之称,包括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英国前首相约翰·梅杰、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等均在凯雷担任重要职务。

这种善用政界人脉资源的作风自始即被凯雷带到中国,初并未切实发挥作用,直到凯雷战略调整之后才真正运转起来。

熟谙与政府打交道的凯雷在近两年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快速升温,被认为是凯雷代言人的鲁宾斯坦来去中国也越来越频繁,既为了解中国市场,更为在中国建立良好的政治人脉关系,目前来看也已初见成效。

与政府密切合作的这种“中国元素”,被认为是外资PE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捷径。在凯雷内部,与政府保持良好合作关系也被凯雷引以为傲。凯雷中国设有专门处理政府与媒体关系的部门及人员,“这在国际PE里应该算是的了。”相关人士介绍。

在投资策略上,凯雷显然已在迎合中国政府的战略发展计划。

近一年,凯雷加大了在中国的农林牧渔、食品行业的投资,包括投资广东雅士利集团、中国农业化肥公司艾瑞泰克、中渔集团、正大集团等,其中后两个企业分别为2010年6月与7月份投资,这些行业正是《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07年修订)》中首要鼓励外商投资的产业。

而对于比较敏感的金融、能源资源等行业企业,凯雷则极少触及,甚至于国企,近两年凯雷也鲜见介入。

“我们的投资策略也在变化,现在投资主要做小股东,占少数股权;侧重民企,少做国企。”凯雷方面人士说。

但凯雷积极创建人民币基金的事实则说明,上述的战略调整并不代表凯雷的放弃,而是转换了一种途径,人民币基金的身份显然也更加便利。在中国各方面布局、投资发展策略以及政府关系的逐步完善,让凯雷逐步树立了更大的信心,凯雷方面人士表示,将开始重启国企改制方面的投资。

作为曾经的禁忌,凯雷开始重启国企改制方面的投资多少有些出人意料。8月初,北京凯雷人民币基金刚募集完成,国务院国有重点大型企业监事会主席季晓南即公开表示将有更多的央企通过改制实现上市,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出台一系列支持中西部地区企业上市融资的政策,中央鼓励央企改制上市的态度明了。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凯雷,似乎早已预判形势。

重启国企改制这个敏感领域的投资,或许是凯雷投资政策的又一次转变。曾经的伤疤能否在政府关系重建的基础上成为今日的机遇,仍不明了。

“现在还没到评价的时候。”在谈及是否看好目前外资PE机构与地方政府合作设立人民币基金时,致富资本总裁胡诚说。

埋线减肥
如何开通微信小程序
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