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迷失】马大哈(微电影剧本)“毕业”

2020-03-27 12:23:21 来源: 乌鲁木齐信息港

一、场景:郊区的一栋四层楼房前
(暴雨过后,院墙边红红的美人蕉叶子上水珠晶莹透明,几只小狗追得小鸡到处跑。杨菊花穿着一件天蓝色的短袖体恤衫,下配一条沙滩大花短裤,站在铁门边向外张望着,看看儿子张志远从学校回来了吗。这时出租屋老板娘刘小红从公交车上下来了,几个月不见,她瘦得皮包骨了。)杨菊花(迎了上去):刘姐,今天有空来了?我还以为你过几天来呢。
刘小红(穿着平底鞋,身着一套碎花绵绸休闲套装,不像以前那样时尚、精神。):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了,我过来看看,怕有人要提前退房结账,想先问问。我儿子他们中考时间就在高考后十几天后,我怕到时没时间过来,女儿又要去实习,只能让儿子他叔叔过来结账。
杨菊花(杨菊花和刘小红走到小院里的一张水泥凳边,坐下。):刘姐,最近生病了?怎么这么瘦?你搬到新房子三年多了,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以前你住在这儿多好,多个说话的人。
刘小红(勉强地笑了一下):最近忙,我夜里老失眠,儿子要中考了,都没时间过来。
杨菊花:刘姐,你要注意身体,女人到了中年,身体走下坡路了。你女儿大学快毕业了?你真有福气。
刘小红(轻声地):哪有什么福气,那时结婚早,他们家父母想孙子,为了躲计划生育,我怀儿子时白天都不敢出来,只在晚上偷偷出来走走,透透气。两个孩子够操心的,他们的爸爸忙应酬,常常晚归,为了生活,没办法。可能是那时落下的神经衰弱的毛病吧,多年来就这样,今年更严重了。
杨菊花(安慰她):等你儿子考试了以后,吃中药调调吧。刘姐,与你商量件事儿,我们提前退租,可以吧?本来我们合同签到年底的,但我想等儿子高考后,学校事儿处理好了就回老家去。
刘小红:小杨,你们不是说住到年底就退租,想自己买套二手房吗?
杨菊花(用手擦着额前的汗水):刘姐,买二手房是老公他姐姐的主意,想将来公公婆婆老了来这里住,她一起照看方便些。但那两个老人说了住在农村习惯了,他们不来,老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我们那里现在搞旅游开发,好几个邻居开了农家乐,他们要我们回去,叫我们别住在城里这鸟笼子一样的房子里了。
刘小红(笑了):是的,农村房子宽敞。养些鸡鸭鹅,想什么时候吃都行。你提前退房也行,到时我检查一下电器,没损坏东西就退你的押金。
杨菊花(感激地):刘姐,你真是好人,我听说有的房东故意找借口不退押金呢。你好人有好报,我还怕你扣我的押金呢。
刘小红(苦中作乐,打趣道):你又不是故意的,我可不是电影里那个凶恶的包租婆呢。
杨菊花(关心地):刘姐,李大哥怎么没来?以前你们都是一起来收房租的。
刘小红(叹息一声):别提了,我们离婚了。
杨菊花(惊奇地):刘姐,怎么回事儿?你们这么好的条件,又有房又有车的,怎么说离就离了?
刘小红(眼圈红了):他提出要离婚,这里的房产归我,我和女儿、儿子住在那新房子里,但房产证是他的名字。签字以后我才知道他在外面养了个儿子,十岁了。
杨菊花(提高了嗓门):怎么这么没良心呀,都在外面养小孩了。你怎么就轻易答应离婚了?
刘小红(轻声地):心冷了,麻木了,他一提离婚我就签字了。以前我只是怀疑他有外遇,但每次一提到这个话题他就骂我神经病,说我总是疑神疑鬼的。他经常半夜回家,到后来就夜不归宿,问多了就发脾气,后来我也就不问了。只是每次来收房租他会陪着来。
杨菊花(摇头):刘姐,你们城里的人离婚都不和父母商量的,说离就离。我们农村的人要离婚,首先要过父母那一关呢。
刘小红(面部黯然失色,无奈地):我不想让他父母知道,老人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瞒得一天是一天,以后再慢慢解释吧。我儿子现在正是叛逆期,女儿要去实习,也不能让他们分心。

二、场景:市里花园小区
( 刘小红站在池塘边,看着那碧绿的荷叶出神,李继业匆匆走了过来,她眼皮都没抬一下,继续低头看着水面。)李继业:儿子快中考了,你要给他加强营养。
刘小红(轻蔑地):儿子从生下来以后,你管过吗?有什么事儿,直说。
李继业(结结巴巴地):我、我最近手头紧,把定期存折里的钱借点给我吧。我赚了钱马上还你。
刘小红(拒绝):不行,那是给儿子存的上大学的钱。你有钱在外面养孩子,就有钱周转。你还好意思,要我签字时说房租钱你不要,后面又反悔要一半。我看在多年夫妻的份上都让步了,戴着绿帽子还分你一半租钱。
李继业(尴尬地):我这不周转紧张吗?你那钱存着利息低,借给我我给你高利息。
刘小红(冷笑一声):没钱想到我了,怎么不问她------你那个小老婆要钱?
李继业(嘿嘿干笑):别说得那么难听,她没上班,哪里来的钱。是我对不起你和女儿、儿子,你要骂就骂我。
刘小红(心里在流泪,嘴上硬撑):叫她来问我借钱,我倒要看看她有几个脑袋。
李继业:是我的错,她哪敢来问你借钱。
刘小红(质问):当初问你你为什么不承认?还口口声声说我神经病。我被你骗得好苦,十多年来蒙在鼓里,夜晚你回来晚了,我睡不着,怕你遇到危险。你倒好,在外面有安乐窝。
李继业(做贼心虚,嘴上辩解):我不是被你问烦了吗?我想告诉你,又怕你伤心。
刘小红(满脸怒气,压低声音):怕我伤心就不要背叛我呀,说得冠冕堂皇,是时机没成熟吧?
李继业(低声):我真不想伤你的心,儿子又小,你若气病了,谁管他呀?
刘小红(斥责):别废话了,我告诉你,等儿子上高中了,我们就搬回郊区旧房子去,和那些租客住一个院子,还有人陪着说说话。到时我会把新房子钥匙给你,你想怎样就怎样。
李继业(惊愕地看着刘小红):新房子就是给你们住的,将来就是儿子的财产。你别冲动,又没人赶你们走。
刘小红(倔强地):就是要住回去,重点学校的高中部都搬到郊区的新校址几年了,要不然我们的房子怎么那么好出租?儿子会报考重点高中,住那边离学校近,我叫我妈来给他做饭吃,我还可以找点事做。
李继业(连忙说):你们别搬走,我不问你借钱了,好吧?
刘小红不再吭声,李继业转身向花园外走去,留下刘小红孤零零地立在风中。

三、场景:出租屋二楼卧室
(杨菊花披散着头发斜靠在床上看电视,张大勇从客厅走进房里,关上房门,上床躺在杨菊花身边。)张大勇:儿子打算填哪所大学?他最近摸底考试成绩怎么样?
杨菊花(看着电视剧):应该还可以,说和同学对答案了,错得不多。
张大勇(高兴地抱住杨菊花):儿子要是考上重点大学,那就是我们张家祖坟冒青烟了。
杨菊花(推开张大勇的手):儿子还没睡呢,都老夫老妻了,别借着酒劲惹我。
张大勇:怎么了?你平常不就喜欢我这样吗?还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今天谁惹你了?
杨菊花(情绪低落地):大勇,你如果有钱了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张大勇(脱口而出):在我们菜园地那里修三层楼的洋房,就像城里的别墅一样。
杨菊花(急忙问他):除了修房子,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张大勇(用手摸着头):我想想,我最想做的事是换个------
杨菊花(用手捏他脸):换什么?不会是想换老婆吧?
张大勇(抓住她的手):你怎么净瞎想?我是想换个工种,你看我做水电工,工地上经常加班,让你一个人在家里。以后儿子大了,回家的时间就少了。
杨菊花(甜蜜地笑了):这还差不多,算你有良心。你们工地要建很多房子,你明年都回不去。我要先回去了,我怕你变坏了也学别人在外面养孩子。你知道吗?房东两口子离婚了,那天老板娘说她老公在外面养的孩子都有十岁了。
张大勇(轻描淡写地):这种事不稀奇,但我不会这样做的,我只想儿子有出息。那时我打牌赌博,家里欠了债,你不嫌弃我,我怎么会离开你和儿子。
杨菊花(随手调着电视频道):要感谢你姐呢,她给儿子联系学校,给我们租房子,给你和我在工地上找事做,让你离开那帮狐朋狗友,我们才过了几年舒坦日子。
张大勇:是的,幸好离开老家那些朋友。我告诉你,这里是开发区,学校都会搬迁过来,本来这几年不愁没事做,可是现在房地产不景气,好几个老板都跑路了,有个工地都成了烂尾楼,我们这个月还没发工资。我说,你别回去了,还是买那二手房吧,姐说了让我们借点首付款。
杨菊花(温存地):我想回去,你爸妈、我爸妈都老了,他们不愿意离开村子。你还在这里做几年事,等儿子大学毕业了就回去。乡里空气好,哪像这里,夏天热冬天冷。
张大勇:好,以后儿子想在哪里买房就在哪里买房,如果村里旅游开发搞得好,我就回去。我去看看志远,你先睡吧。

四、场景:菜市场
(刘小红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碎花连裙来到菜市场,她买了一只母鸡和香菇,正欲去问问鸭子的价钱,然后买点儿蔬菜。突然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小叔子李继亮打来的,她离开闹哄哄的一楼,顺着楼梯往二楼走,这里都是服装店,比较安静。)手机那头传来李继亮热情的声音:嫂子,你最近好吗?
刘小红(毫无表情地):继亮,有事儿吗?
李继亮:嫂子,没什么事儿,只是问候一下你。
刘小红(不冷不热地):谢谢!你妈还好吧?
李继亮:我妈最近膝盖疼,走路不方便。她想你们了,老问我哥怎么都不带你们回来。
刘小红(面带怒色):问你哥呀,为什么不带我们回去?你们一家人装傻,是吧?
李继亮(无可奈何):我们那时还不知道你们的事,她知道了要骂我哥的。我最近才听说,你要原谅我哥,现在社会太复杂了,他经不起诱惑。他会后悔的,我见过好多再婚的男人,老了后都过得不幸福。
刘小红(讥讽):怎么会不幸福?把幸福建立在别人痛苦上的人会过上神仙日子的,我祝福他。
李继亮(劝慰她):嫂子,别这么说。你要原谅我哥,我们从小受的棍棒教育,有个女人假装对他温柔,他就头脑不清醒了。他这几年不顺利,压力大。
刘小红(气愤地):压力大就要在外面养小孩?压力大可以去排解呀,竟找借口,贪恋美色罢了。不过我也看开了,也许是我带着两个孩子,对他关心不够吧。说真的,我现在不恨他了,我们一路走来,多不容易。
李继亮(趁机说道):是呀,别恨我哥,他是鬼迷心窍了,他以前在我面前都是夸你好。等他老了,他就知道自己犯的糊涂事儿了,到时还得你们照顾他的。
刘小红(走到转角处):继亮,放心,他老了,我会让儿子管他的,我还没那么自私。现在不让你妈、我儿子和女儿知道,是不想你妈担心,不想影响他们的学习。你知道吗?孩子的学习压力大,不是经常有新闻报道,说有学生跳楼的事儿发生吗?我为了他们,受再大的委屈都值得,只要他们姐弟俩好好的。
李继亮(干咳两声):我哥以前就说你善良,是他变了。你有什么要帮忙的事,尽管吩咐。
刘小红(背对着窗户):我估计六月底比较忙,你有时间就去那边把租钱收了。你孩子还好吧?
李继亮(声音低沉地):好,嫂子,我到时去。我最近发现我女儿总欺负她弟弟,问她为什么,她说从弟弟一生下来就不喜欢他,她想打死他。我现在都不敢让他们单独在一起玩了。
刘小红(惊讶地):还有这事儿?她是怕弟弟夺走父母对她的爱吧?
李继亮:怪我们忽略了她的感受,我们哪知道她都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了,会吃三岁的弟弟的醋?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她似乎特别恨她弟弟。
刘小红(叹息):哎!你要重视这件事,别让她走极端。现在的孩子、大人都不让人省心哟。
李继亮(无可奈何地):我本以为生了个儿子就锦上添花了,哪知出现这种情况。那时好多人羡慕我哥跳出农门,在城里买了房,却又妻离子散,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呢。

共 62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这部微型电影剧本,感觉作者就像感同身受一般,故事讲述的都是从小人物的平凡经历、平凡事情,却反映了当下的社会现象。的确,为了孩子上学,家长们会在学校附近,租房子陪读,这已经形成了一种社会现象,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为了孩子能考上重点大学,重点高中,付出很多,因为目前中国孩子的最好出路就是能考所好高中,继而考所好大学。家庭变故,对孩子和父母的影响可想而知,故事里的主人公为了孩子和父母的身体,决定隐瞒离婚事实,这也是当下很多已经变故家庭的真实体现。文字场景描写细腻,且对人物的心理描写写得很微妙,非常好的一个剧本。感谢赐稿丁香!【丁香编辑:如月冷】【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61814】
1 楼 文友: 2016-06-17 15:58:06 谢谢老师编辑点评!敬茶!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灿烂,天自安排。
2 楼 文友: 2016-06-17 16:02:55 依依姐的剧本写得越来越好了,姐姐加油!
回复2 楼 文友: 2016-06-17 16:11:00 谢谢小十三老师的鼓励!你的剧本写得好呢,向你学习。祝你创作愉快!
 楼 文友: 2016-06-17 17:58:14 要像依姐学习,刻苦勤奋,多才多艺! 做一个阳光的人,照亮自己的心,人生路上,坦然无惧!
回复  楼 文友: 2016-06-17 19:18:59 谢谢玉米留评!惭愧,我得向你学习,因为我都是被动地勤奋。进江山文学网站学习后,希望发生质的飞跃。遥祝夏安!
4 楼 文友: 2016-06-18 21:12: 5 学习老师佳作,祝好。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4 楼 文友: 2016-06-18 21:27: 4 谢谢你猜老师留评!向老师学习,祝你创作愉快!手腕轻度扭伤怎么恢复
肺癌晚期偏方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止咳药怎么选
鼻窦炎吃什么药能恢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