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届党员心态面面观涉雷区者搏一把心理值得

2019-06-13 17:54:52 来源: 乌鲁木齐信息港

换届党员心态面面观:涉雷区者搏一把心理值得警惕

党委换届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了在参与、体验这个党的政治生活重要内容的过程中,不同身份、不同地位者的不同心态  “从有参选权的荣誉感,到台上演讲时的感,到落选初的失落感,再到现在的平常心,这次参加公推直选,确实为我和广大党员提供了一个学习民主、实践民主的平台,特别是让我感受到了自己在党内民主的角色变化。”一位在此次换届中落选的基层干部说:“有些老党员鼓励我,好好再干5年,才30岁,下次选举你一定能成功。”  年初以来,基层各级党委依次展开了换届工作,《瞭望》周刊近深入到全国多个省份调研发现,在换届这个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活动中,身处其中的公务员、村支书、大学生村干部、乡镇事业编制人员等不同身份、不同地位的参与者、体验者,也有着多样的心态。  涉“雷区”者:争面子、搏一把  尽管各地换届整体风气良好,但还是有个别闯“雷区”、碰“高压线”的案件发生,少数党员干部对待“进退留转”依然难以端正心态。  2010年12月20日,湖南省溆浦县油洋乡召开人代会等额补选一名副乡长。没有被列为候选人的严继红为了当上副乡长,向5名代表行贿1000元。根据有关规定,溆浦县纪委给予严继红开除党籍处分,并依法撤销补选严继红为副乡长的选举结果。  严继红在接受采访时坦言,自己并非不知道换届纪律是“雷区”、“高压线”,之所以明知故犯,主要是出于“争面子”心理。  今年33岁的严继红已在乡镇工作13年,是个年轻的“老资格”。据了解,严继红工作的油洋乡党委政府总共只有十多个行政编制干部,除严继红和另外一名年轻的选调生外,其他人都解决了副科级待遇。与严同期参加工作的同学中,有的已经担任了乡镇党政正职。  出于“争面子”的心理,加上一些熟人朋友“鼓励”,2010年底油洋乡人大补选副乡长时,严继红开始贿选拉票。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一下子就撞到了枪口上”。  “我现在很内疚、很后悔。”严继红告诉本刊,其实近几年来县里对乡镇干部的政治安排是“高看一眼”。如果按正常途径,顶多再过两年,自己的副科级待遇也会解决。而出了这样的事后,“五年之内(解决副科级)是不可能了。”  据调查,有严继红类似心态的基层干部是有一些的。一些干部中,流行着“跑跑送送、年年进步;不跑不送,原地踏步”、“生命在于运动、当官在于活动”的说法。特别是一些能力不突出,又自认为“没有背景”的干部,既害怕违反纪律被查处,又担心不搞活动就没希望,心态矛盾、纠结。  湖南省邵阳市邵东县副县长舒自重干扰换届事件也颇具典型意义。据邵阳市纪委初步证实,舒自重在邵东县委换届即将进行之际,指使亲戚用匿名向邵阳市委多名领导以及邵东县委书记、各县直部门和乡镇负责人大量发送短信,诽谤竞争对手“搞非组织活动、拉票”。  而据邵阳市纪委调查核实,舒自重的指控纯属道听途说。相反,舒自重自己却涉嫌在乡镇“拉票”。知情人透露,舒自重干扰换届的目的在于挤掉竞争对手,由自己来当常务副县长。按照中央和省、市部署,今年邵东县委常委职数将由13人减至11人。对于今年已49岁的舒自重来说,换届是她“更进一步”的机会。舒自重案例背后所体现的“搏一把”心理,在今年换届的特殊背景下尤其值得警惕。  山西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朱先奇认为,换届年很多领导干部都面临个人“进退留转”的考验,在这个关键时刻,对于一些干部中“升位子”、“挪地方”、“天花板”、“老好人”等心态,应该实事求是地进行分析研判,并积极采取有效措施进行教育引导。  “在所有的告别中,向权力的告别是痛苦的。”湖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黄建国说,这次换届职数精简压力很大,湖南市一级常委职数将精简28名,县一级将精简262名。在这种情况下,及时做好干部的思想工作尤显重要。应进一步抓好谈心谈话活动,了解干部思想状况,提出明确要求,化解不良情绪,引导领导干部正确对待个人的“进退留转”。  为做好干部的心理疏导工作,湖南省宁乡县设立了专门的“心理咨询室”,组织部门也敞开大门,欢迎基层干部“上门交心”。宁乡县委组织部部长袁精华说,换届之年少数干部出现“飘、浮、躁”的心理可以理解。有的干部并非不知道违纪后果的严重,而是处于“似醒非醒”的状态,这时组织部门在关键问题上和他谈谈心,点拨一下,“就像把灯芯拨一下,干部的心里一下就亮了起来。”[1][2][3]下一页公务员:我为什么能成功当选书记  2004年9月,江苏省在溧阳市埭头镇试点公推直选党委领导班子成员。今年3月26日,埭头镇再次试点公推直选,一张选票一次性直接差额选举产生了镇党委书记、副书记、委员。此次当选的埭头镇党委书记朱志军向本刊讲述了他的思考。  刚开始,报名竞职埭头镇党委书记的有5人,经过市委审查把关,得知与我一起竞争书记的候选人是史幸君时,我的压力很大。他是省委组织部的选调生,33岁,年纪轻,是埭头镇本地人,这里史家是大姓。他又是硕士研究生,在镇上还干了一年的团委书记,参选前是团市委书记。  按公推直选的办法,书记是差额“二选一”,要在党员大会上演说。作为党的一级书记,由原来组织任命到现在演说竞职,次遇上,没压力是假的,但我还是有底气。  3月26日选举前,我自信选上没问题。但担心选票会分散,得票多少,心里没底。竞职演讲5分钟,经过党员现场提问、质询,而后投票。我直接高票当选镇党委书记。  后来,我多次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能顺利当选?,作风要扎实。我1968年出生,原先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2009年10月调任埭头镇党委书记,这样很好,组织上早点派我来,而不是在换届前才去,我与老百姓有了一个认知过程。所以不能为换届而换人。公推直选实际上传递压力、验证干部,不好好干不行,要尊重民主,尊重党员和群众。  第二,一定要以发展经济为中心,同时要稳步推进民生事业,赢得群众口碑。我们当时的镇党委班子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镇的人均GDP和人均财政收入位居全市乡镇前列。近两年来,全镇共投入3000多万元,用于农村道路修建、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敬老院扩改建等民生工程。  第三,创新基层民主管理,提高党员民主素质。多年来,镇党委积极推进基层党内民主实践,摸索出了一套村里民主管理模式:参事制,把德高望重的村民纳入村民自治体系;票决制,村民票决重大决策和工程等;双票制,对村干部的测评,由镇机关干部和村民进行上下测评。这次召开党员大会选举时,镇上应到党员1316名,实到1222名,到会率92.9%,比2004年公推直选时高了2个百分点。  第四,配强配齐村级班子是乡镇公推直选顺利推进的关键。2010年上半年,镇上对7个行政村全部采用公推直选选上了好支书、好主任,洁净了基层组织血液,这给我参加公推直选增加了底气。在乡镇做书记,用好人,做好事,这是导向,一个乡镇如果村干部用不好,受势力影响过多,导向就会出问题。  村支书:我从农民变成了公务员  同样是在江苏省在溧阳市埭头镇,埭头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史富波在此次试点公推直选中高票当选埭头镇党委委员。身份界线被打破,回想多年基层工作的点滴,以及参选前后的心态历程,史富波有着不少体会:  我都44岁的人了,从2002年至今在埭头村当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2004年我就参加了镇党委换届公推直选试点,那次900多名党员直选,我得了387票,没选上党委委员。我想,当时在村干部岗位干的时间短,知名度不高,有些农村党员对我不了解,所以我没能选上。  这次我是本村党员18人联名公推的。报名时,也有群众议论,说你上次都参加过选举了,那只是组织玩的民主过程,选谁早就定好了,你个农民,走个过程,高兴一下就得了,还真想选上?有要好的党员建议我,要不要活动?站在村支部书记角度,这次投票农村党员多,我打招呼肯定有效,但我不敢,也没必要。  真没想到这次我得票1039票,高票当选镇党委委员,身份界线被打破。其实在报名时,内心没底,竞争太激烈了。报名的有团委书记、司法所长,还有政府秘书。我一个农民想干啥?村上74岁的老党员史荣法给了我信心:“只要你心里装着百姓事,你就能赢。我就是拄着拐杖去投票也要挺你。”  我常提醒自己:“入党不为民,不如不入党;做官不办事,不如让位置。我们芝麻大的官,要为民办西瓜大的事,要当好发展的引路人、群众的贴心人。”  首先要当好发展的引路人。2002年,我上任伊始,和支部一班人为本村确定了“三步棋”发展路线:步是盘活村闲置资产,创办了模具厂和仪表厂,引进了一家食品机械有限公司,解决了村里80多名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第二步是筹措资金,发展第三产业。2003年村里投入180万元成立了“溧阳市天目物流服务部”,安置剩余劳动力140多人。第三步调整产业结构。发动、培训专业户开塘养鱼、养蟹800余亩,种植大棚蔬菜100多亩,饲养鸡、鹅、鸭等家禽15000多只,使老百姓增收180多万元。2010年村工农业总产值达1.5亿多元,农民人均收入达15000元。  其次要当好群众的贴心人。村子富了,要让发展成果惠及群众。2002年以来,村里共计投入250多万元,新建村级水泥路7600多米;投入20多万元进行农田水利设施改造,改善生产条件;每年投入20万元用于改善村居环境,全村100%的农户安装了自来水,从而顺利通过省级卫生村验收。投资5万元建起了村级老年活动室,建立了敬老基金,每年投入4万元用于对80岁以上老人过年过节的慰问;投入40万元兴建健身广场4个;建立失地农民保障机制,对因征地人均不足0.3亩的农户,每月发放保养金170元。  多年来,我带头遵守村里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村里严格实行民主理财,做到了财务、政务公开。我自觉接受“农民参事”的监督,不贪不占。  埭头村村庄整洁、经济富裕、乡风文明,先后被评为“江苏省管理民主示范村”、“江苏省文明村”、“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我先后也被评为“溧阳市十佳村干部”、“常州市廉政勤政好干部”等光荣称号。我想,恐怕这就是我胜选的根本所在!前一页[1][2][3]下一页大学生村官:直面不足,走出新路  今年依次展开的基层换届工作,是大学生村官群体近年来参与或体验的重要政治生活,引发了他们的普遍关注。本刊近日在各地采访发现,一些大学生村官对换届话题有多种心态。  南京市六合区龙袍镇的大学生村官胡霞是今年乡镇换届的落选者。“这次换届的纪律非常严格,程序一环扣一环,而且公平公开公正。全镇90多名党代表中,我只得了11票。这说明我的基层经验还不足,在基层工作时间也比较短。一同参选的镇党政办主任也落选了,大家普遍反映这样的选举动真格、真民主。”  这位山东大学毕业的研究生说,“对年轻人来说,有时候失败比成功更重要。11名候选者中,只有我一个大学生村官,其他都是在基层工作了多年的老前辈。一次参与体验让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不少农村工作方法,可谓受益匪浅。虽然落选了,可很多党员和群众更深入地了解了我。他们鼓励我继续努力。这对我今后开展工作很有帮助。”  1983年出生的王俊华来自山东沂蒙山区的一个农村家庭,从南京农业大学植物保护专业博士毕业。2009年,她来到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竹镇镇的金磁村,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在今年的竹镇镇党委换届中,全镇119名党代表有72人支持王俊华,有71人支持一名村支部书记。王俊华以一票险胜,当选为镇党委委员。  “农村是熟人社会,党代表们能否接受一个外地人?与我竞争的本地老支书已经工作了20多年,我有机会胜出吗?”王俊华告诉,“投票前的那个夜晚,我的心情有点沉重。不过一想起在金磁村的近两年时间,自信心又回来了。”  竹镇镇毗邻安徽,为南京市北部偏远的乡镇,条件较艰苦。王俊华说,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真正走进去我才发现,大学生村官没有经验、资金、门路,想在农村做成事情很难。  王俊华没有气馁,她把理想化作每一件小事,脚踏实地干起来。有一次,一位村民来村里求助,说在安徽一家采石厂被铲车碾压造成截瘫,对方拒绝赔偿,而自己又缺乏法律知识。王俊华帮村民讨说法,在安徽江苏两地来回跑了几十趟,历经几个月时间,终于将事情妥善解决。还有一次,驻村企业江苏大展农业投资公司栽种的梨树上虫害严重,公司人员束手无策,王俊华反复查看后发现是金龟子惹的祸,赶紧制定解决方案,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王俊华说:“只要把老百姓放在心上,就不会无事可做;把每一件小事办好,群众一定会接纳你。”去年5月,金磁村党总支进行公推直选,王俊华以党员全票、群众全票通过而当选为村党总支副书记。“会后那些老党员拉着我的手,让我一定要留下来好好干。当时我就哭了,因为这份沉甸甸的信任。”她说。□陈晓虎 周伟 谭剑

前一页[1][2][3]

运动养生
微店商城怎么开
微商城怎么开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