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疫苗权利下的夺命商机

2019-10-13 06:08:19 来源: 乌鲁木齐信息港

  问题疫苗:权利下的夺命商机

  3 15之后,中国着名的打黑、供职于《中国经济时报》的王克勤先生再次出手,这次揭露得是山西疫苗黑幕。由于笔者与王克勤先生颇有交往,深知该揭黑稿件出台历经了半年的采访,其中艰辛困难自然不用说,到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差点胎死腹中,如今报道能够得面天日已经是万幸。

  简而言之,自2005年12月开始,山西省疾控中心被承包给了一个自称是 卫生部大企业 的公司,该公司不但在此后两年垄断了山西省的疫苗销售,而且在山西省相关机构倾情配合之下,以行政命令与建议的形式强行推广所谓的 标签疫苗 ,即贴上这个公司提供的专用标签的疫苗才允许使用。在贴这些标签的时候,原本按照安全规定应该低温保存的疫苗,全部被拿到办公楼的楼道等地,用临时人员手工贴上。

  而到2009年3月,这种国家明令禁止暴露在高温之下的疫苗依然还没有退出山西市场,期间有上千万人次注射了各种疫苗,其中大部分是孩子。近百名孩子疑似因为不合格的疫苗死亡、致残,而其他孩子是否会有后遗症,是连医学专家都说不清的。因为暴露在高温之下的疫苗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根本很难预知。

  与此同时,举报者反而被调查、相关机构的不作为也在同时上演,这些都是在这种事件中的老戏码,实在是不足为奇。但令人遗憾的是,在事情已经开始暴露的2007年,一切调查工作都被所谓的专家鉴定而叫停了,因为专家认为疫苗没有问题。也就是这样,原本可以侥幸躲过一劫的孩子也被那些不知道是否出了问题的疫苗继续折腾。

  三聚氰胺事件比起此事来,还真是显得很敦厚了。奶粉毕竟是有选择的,而至少在山西这块地界上,疫苗并无选择,全体适龄儿童以及有必要接种疫苗的人,都必须受到如此的毒害。

  权力的特点就是尽可能多地掌握权力,包括准入的政策也是一种权力,这个权力往往会换来利益的化。大致来说,这就是我的地盘我做主的意思。只是做主还不够,还要把这个权力交换出去之后才有收益,于是就有了号称 卫生部大企业 ,借助垄断权力的交割而产生利益。这个利益链条的背景总是异常深厚,往往能够链上一串蚂蚱,甚至还有司法系统为其保驾护航,用以在一旦出事的时候平息事态,至少不要继续发展。

  也正是由于这是垄断之后进行的权力交换,即使在出事的时候也不会认错,更不会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因为一旦采取了补救措施,就等于是承认了事态的严重。王克勤先生采访如此艰辛、出稿如此困难,这也是重要的因素。而涉及如此多人数的大案,至今相关报道寥寥,看来此事对于孩子的后遗症是不会有人在意的,对于官场的后遗症大家都很在意,从而真相始终不能透明。

  但也就是如此,呈现了该事件另外一个特点,这个特点已经是现形多年而总是在悄然进行,并未真正进入公众视野。这就是已经不知道有多少相似的部门权力垄断进入了我们的生活,这种因权力而来的 商机 到底造成了多少损失、在什么领域当中,是我们完全不知道,甚至完全没有可能知道的机密。在这样的夺命商机之中生活是一种巨大不幸,而这种不幸如同逃不开的山西孩子一样,谁也不能躲得开去。(五岳散人)

  (摘自易)

房产数据
拆迁安置
家居装修
本文标签: